明天过后

什么cp都吃

无心无肺随心所以后怎么开心怎么来。🤗


ooc使我快乐


花了210,买转发。别人买的更多,还不如去咸鱼买了,都能买2张签名照了。😭

ooc挺好的,至少不虐。😁

刺客列传之初心(三)

吃可爱长大的小包子:

(三)天璇国主陵光
阿陵和执明回了天权,执明答应阿陵帮他找回自己的过去,于是他传信给在外游历的莫澜,让莫澜回来去找阿陵的家人,毕竟只有莫澜知道阿陵的身份,他也想知道为什么莫将军要骗自己说阿陵死了。
执明和阿陵回到天权王宫,阿陵才知道执明居然是天权王,他没有见过王,觉得王都是高高在上的,自己只是一个小小打杂的,但是他觉得王没有什么可怕的,他不害怕执明,甚至觉得王和自己都是一样的人,他不知道为什么,感觉自己骨子里就应该是高贵的。但是天权王宫的人都喊执明王上,他觉得自己不喊很奇怪,就跟着小胖他们一起喊了。执明却制止了他:“阿陵不用喊我王上,你和小时候一样喊我执哥哥就好了。”
“可是现在我们都长大了,喊你执哥哥很奇怪啊?”
“那便喊我执明吧,阿陵,你和别人不同,你不用拘泥于王宫的规矩,你在宫里想去哪里就去哪里,只要我的阿陵开心就好。”执明给了阿陵至高无上的权利,能够直呼帝王名讳的权利,旁人无法理解执明的做法,就是以前王上混吃等死的时候也没有这般胡闹过。只有执明知道阿陵是他最后的防线,他失去太多了,年少时那些恣意与爱恨都已消失不见,他以为自己一辈子都要活在帝王权术之中,直到他找回了他的阿陵,那是他年少时最后的光,是过去的自己最后的影子。
“好吧,那就喊你执明吧,执明,你答应我要帮我找到过去的,你是王上,不能食言哦。”陵光不觉得喊他执明有什么不妥。
“好,我答应你。你刚来王宫,我让小胖带你到处转转,顺便让御膳房做你爱吃的包子。”
“嗯,执明你真好。”阿陵点了点头。
小胖带阿陵出去玩了,执明留在书房批奏折,他现在可不能像以前一样了,太傅不在了,这政务都得自己处理。不一会,有个小宫人进来了,他向执明行了礼,问执明道:“王上,您带回来的那位公子安置在哪个殿里?小的不敢擅自决定,怕陵公子不满意。”
执明想了一会,说:“就住在韶华殿吧,那里阿陵肯定会喜欢的。”
小宫人像是被吓到了,一下子跪下来道:“王...王上,韶华殿是历来王后的住所,从来没有外人住进去过,这,这不合规矩啊。”
“本王知道,这是本王的意思,你照办就好,不要多嘴。”执明说完继续批改奏折,也不理地上跪着的小宫人,小宫人知道执明的意思,只好默默退了出去。
阿陵在宫中住了一段时间,现在全天权都知道王宫里有一个小公子甚得天权王的喜爱,天权王为了那位小公子在韶华殿种满了牡丹花,韶华殿的牡丹开了,那香味弥漫在整个天权王宫。就在韶华殿的牡丹开花时,莫澜回来了。
小胖去执明寝宫禀报莫澜回来的消息,执明让莫澜进来。莫澜一见到执明便说道:“王上何时爱上了牡丹花,这天权王宫全是牡丹的香气,臣刚进宫就被牡丹花瓣迷了眼呢。”
“莫澜你回来的正好,本王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阿陵没有死,他还活着,我把阿陵带回来了,正好莫将军与阿陵父亲相识,你传信问问你父亲,阿陵他家在哪里,阿陵失忆了,本王答应他要帮他找家人的。”
莫澜听到执明这么说脸色突然变了,他有些迟疑,问了执明:“王上可确认是阿陵,不要是有心人士冒认啊。”
“怎么会呢,莫澜你忘啦,阿陵手上的手环可是认主的,除了阿陵谁都带不上的,莫澜你何时变得这般小心了。”执明嘲笑莫澜道。
莫澜听完嘴里一直在念叨怎么可能怎么可能,执明看他有些失神,笑道:“莫澜啊,你这是不相信阿陵没死,没想到莫将军连你都骗了,你可别惊讶了,阿陵他就是没死,现在就住在韶华殿呢。”
莫澜一听到韶华殿吓了一跳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又像是想到什么,连滚带爬的走到执明身边,还把宫人们都赶了出去,连小胖也退了出去。执明看到他这样有些好笑,不知道他又搞什么鬼。
莫澜待宫人们都退出去后扑通一下跪在了执明面前,哭着道:“王上,臣有罪,臣父有罪,请王上饶臣与臣父一命。”
执明看到莫澜这样觉得有些好笑,就莫澜那个胆子能犯什么大事,居然还哭了,“行了,本王还不知道你,你又犯什么错啦,还把莫老将军抬出来,说出来本王一定不会重罚你。”
“王上当真?”
“当然是真的,本王什么时候骗过你。”
莫澜得到了执明的保证,松了一口气道:“王上,阿陵他,他是天璇国主陵光啊,他明明应该死在天权遖宿灭天璇那一站中的,怎么,怎么就被王上您带回来了呢?”
“你说什么,阿陵他是陵光,怎么可能,他不是莫将军好友的儿子吗?”执明觉得莫澜在讲一个笑话,一个天大的笑话,可是莫澜哪有那个胆子骗自己呢?
“王上,这件事臣也刚知道不久,臣前段时间出外游历,就去塞外找了臣的父亲,想去看看父亲是否安好,后来父亲听说天璇国主死了,天璇灭国了才告诉我真相。当年天璇内乱,臣父年少时与那天璇候有一些交情,天璇候救过臣父的命,所以当天璇候将当时的世子陵光交给了臣父,希望借我天权的昱照山天险保陵光一命,臣父答应了,所以把陵光带了回来,对外说是自己故交的儿子。臣想着陵光都死了,而王上一直也以为阿陵已经死了,所以臣才没有告诉王上,王上,臣不是故意瞒着王上的,臣父只是与天璇候有些交情,臣父当年也没有私通天璇啊,王上,你要相信莫澜啊。”
执明听到莫澜这样说心中波涛汹涌,他也知道莫老将军对天权的忠心,知道莫老将军重情义,没有背叛天权,但阿陵是陵光的事他还是有些震惊。执明听到莫澜还在哭,怒道:“好了,别哭了,堂堂县主哭成这样像什么样子,本王知道莫老将军是重情义的人,本王相信他,莫老将军为天权戎马一生,本王不会忘。”
莫澜听到执明如此说渐渐停了哭声,只是眼眶还是红红的。执明见他不哭了,道:“阿陵是陵光的事,本王不希望还有别人知道,他既然已经忘了那他就是阿陵,莫澜你要记得,你从来不知道什么陵光,阿陵就是莫老将军故交的儿子,阿陵那我会和他说他父母早已亡故,他在世上没有亲人了。”
“莫澜知道。”
“对了,你去查查是谁把阿陵救了,把他送到我身边,本王倒要看看是谁妄图玩弄本王于股掌之间?”
“王上你是说有人故意让你找到陵光,这,这怎么可能,陵光是阿陵的事只有臣父知道,他们怎么知道。”莫澜觉得这不太可能。
“他们是不知道陵光是阿陵,但只要有心,陵光与本王戴一只相同手环的事总会让人生出一些事来,之前不知道阿陵是陵光,现在陵光居然还活着,你不觉得这太巧了吗?在战场上救出天璇王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,更何况他们还对本王手上戴着的手环了若指掌,这些人的手,伸的是真长啊。”
“王上是说,这天权王宫有探子。”莫澜惊呼道。
“这件事你先不要声张,你动用莫老将军留给你的密探去查,这王宫是不安全了,你的密探是天权最隐蔽的一张网,现如今只能让他们去查了。”
“臣知道了,臣这就吩咐下去。”
执明让莫澜退下了,在莫澜出门时执明突然开口道:“莫澜,陵光已经死了,天下没有陵光,你记住了吗?”莫澜点了点头,转身出了门。
莫澜出了门后便出宫了,在路上遇见了一个人,那人见莫澜眼眶红红的,头上还带着个兔耳般的发冠,觉得他好像一只兔子,他喊住莫澜,将怀中的手帕递给莫澜,道:“你是新来的宫人吗?怎么哭了,快擦擦眼泪,被王上看到会被骂的,王上现在可没有以前好说话,快别哭了。”
莫澜接过他的手帕,呆呆的看着他,他说完后就走了,莫澜看着他的背影呆了好久,等到回过神来人已经走远了,莫澜忙拉过一个小宫人问道:“刚刚那是谁,怎么以前没在宫中见过?”
“回县主,那是骆珉骆大人,大人之前被王上派去天璇体察民情,今天刚刚到王都,估计是进宫向王上禀报。”
“知道了,你下去吧。”莫澜看着骆珉远去的方向,眼神有些痴迷。
而这时,瑶光王宫。方夜进宫向慕容国主禀报,“国主,之前执明国主带回去的那个阿陵公子有线索了,我们安排在天权的探子见到了他,并暗中传回了他的画像,只是,”
“怎么了?有话就直说,方夜这吞吞吐吐的个性可不像你。”慕容离吩咐道。
“国主,这,还是您自己看吧。”说罢方夜便将手中的画像呈给了慕容国主。
“方夜,这画上是什么洪水猛兽吗,你连说都说不得了。”慕容离拿过方夜手上的画像,打了开来,画像打开的一瞬间慕容离脸上的浅笑不见了,看到画像上的人仿佛有些难以置信。
方夜看见自家国主这样就知道他也和自己一样觉得不可思议,“国主,这画像上的人,明明就是,明明已经死了,怎么可能?”
慕容离把画像放下,嘴角又挂起了那似有似无的笑,道:“天璇国主,陵光”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最近发现初心的大纲有好多情节对不上,所以初心可能要暂缓,最近就主要更执年时念。还有就是当初写初心的时候我是只想让陵光一个人复活的,但是我最近喜欢上了子煜小天使,我就在犹豫要不要让子煜也吐便当,所以想让各位看文的小可爱决定,要是想让子煜复活的人多的话我就写,子煜要是吐便当我的大纲就还得改,不过我会尽快改好的。ps:子煜小天使吐便当的话不会和执明有戏份,我是准备加水煮鱼cp的戏份

团子争夺赛

吃可爱长大的小包子:

脑洞文,一发完。大峰昨天翻我牌了,可是居然是因为赵志伟,这让我女友粉怎么活啊,然后昨天晚上做梦还梦到陈雨成偷走了我的王宇奇,被气醒,所以就有了这个脑洞,不喜勿入。

 

 

包子是一个很贫穷的小包子,他最富有的是有着几个大团子,宇奇团、大峰团、查杰团、祎杰团、彭彭团还有POPO团。包子很喜欢他的团子们,每天出门都会摸摸他的团子,还天天给团子们洗澡喂饭。

包子和团子过着幸福的生活,直到有一天,一个叫陈雨成的人出现了,这个陈雨成想要包子的宇奇团,包子不想给,团子们是包子最重要的,他才不会给那个陈雨成呢。

可是那个陈雨成是个大魔王,他见包子不给他宇奇团就来偷,陈雨成偷了好几次宇奇团,都被包子发现了,包子很害怕,他怕宇奇团被陈雨成偷走,就每天守在宇奇团旁边。可是包子没想到,大峰团不见了。

包子很着急,他问其他的团子有没有看见包子,查杰团奶声奶气的说是那个有着蓝色挑染的人把大峰团骗走了,大峰团特别傻,那个人说有好吃的大峰团就跟着他走了,他才不像大峰团那么傻呢。

包子知道查杰团说的是谁,那个人叫赵志伟,是小镇上新搬来的,大家都说赵志伟人很好,是个正人君子,没想到他居然骗走了自己的大峰团。

包子哭着去找赵志伟理论了,可是赵志伟不承认,说自己没有见过他的大峰团。包子明明就看见大峰团在赵志伟家里,还在打游戏,包子想去赵志伟家里抱走大峰团,赵志伟不同意,还说那是他自己的团子,镇子上的人都相信赵志伟,因为赵志伟是个君子。包子没办法,只好先回家了。

可是包子回家后才发现,宇奇团不见了,团子们说是陈雨成偷走了宇奇团,包子一下子少了两个团子,哇的一声哭了出来,哭的可伤心了。

团子们都安慰包子,包子心里没有那么难过了,他决定要好好守护其余的团子,不能再让剩下的团子离开自己了。

这天晚上,包子睡着后,POPO团说话了:“查杰团,祎杰团,我们去把大峰团宇奇团带回来吧,包子他对我们可好了,不能让包子伤心。”

查杰团奶声奶气的说:“我才不要,外面太远了,我不想动,你们去吧。”

“我去我去,我还没见过外面的样子呢,我去。”祎杰团一跳一跳的可兴奋了,他特别想去外面看看,其实陈雨成来的时候他是想跟着他走的,可是陈雨成只喜欢宇奇团。

“那好吧,那我和祎杰团去,查杰团你留下了照顾彭彭团。”彭彭团是他们中最小的,现在也只有他还在呼呼大睡。

就这样,POPO团带着祎杰团出门去找大峰团和宇奇团了。POPO想的好好的,先去赵志伟家里把大峰团带出来,再和他一起去找被偷走的宇奇团,可是POPO团还没走到赵志伟家,祎杰团就不见了。

祎杰团其实只是想出来玩,他觉得找大峰团和宇奇团这种事POPO团去做就好了,他先去玩一会,等POPO团找到大峰团他们他再和他们会合。祎杰团看见有个绿色的人从自己身边走过,他觉得那个人长得好好看,就跳着去找他了。

刘彤是到这个镇子里来找自己的好友朱戬的,可是朱戬不在家,他就准备回去了,回头的时候看到一个大白团子跟着自己,他没见过这种大白团子,可是他觉得这个团子长得好好看啊,他就问这个白团子愿不愿意和自己回家。

祎杰团问刘彤家在哪里,刘彤说自己家在隔壁镇子,他们那个镇子可好看了,祎杰团还没有见过外面的镇子呢,就答应了刘彤,刘彤就把祎杰团抱回家了。

POPO团想回去找祎杰团,可是在路上遇到了一个昏倒的穿着白衣服的人,POPO团觉得他长的好好看,就把祎杰团大峰团他们都抛之脑后了,他就在那个人旁边等他醒。

原来这个穿着白衣服的人叫马振桓,马振桓是来这个镇子游玩的,不小心摔倒昏了过去,醒过来看到POPO团在身边以为是POPO团救了他,他问POPO团愿不愿意和他回家,POPO团毫不犹豫的答应了,于是POPO团就跟着马振桓走了。

第二天包子醒来发现又少了两个团子,现在只剩查杰团和彭彭团了,包子很伤心,他寸步不离的守着查杰团和彭彭团,生怕还有人把他们抢走。

朱戬看到自己的好朋友刘彤有个大白团子,他也想要一个,打听到团子是包子的,就来找包子想买走一个团子。包子不愿意,可是朱戬老有钱了,出了很大的价钱,包子太穷了,朱戬给的钱够包子生活十辈子的,所以包子忍痛卖了一个团子给他。

包子让朱戬选一个团子,剩下那个包子再怎么样都不会卖了,包子要和剩下那个团子相依为命。朱戬先看了彭彭团,他觉得彭彭团太小了,不喜欢,然后看到了查杰团,朱戬觉得这个团子怎么那么可爱,立马就把查杰团带走了。

查杰团其实不想和朱戬走的,他在包子这里天天有人喂饭有人洗澡,跟着朱戬还不知道好不好呢,可是朱戬说跟着他天天有椰汁喝天天有海南鸡饭吃,查杰团一听立马跳到朱戬的怀里和他走了。

包子含着泪送走了查杰团,他摸了摸彭彭团的头,说道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了,彭彭团你千万不能离开我哦,彭彭团点了点头,他才不像那几个团子一样没良心呢。

包子有了钱,就在镇上开了个饭店。彭彭团跟着包子生活变的比以前好了,彭彭团很是开心。这天彭彭团在饭店里面一跳一跳的玩耍,突然看到一个黄色挑染的人进来了,彭彭团觉得这个人长得好帅啊,这个人就是隔壁卖假酒的熊梓淇,他听自己的好朋友赵志伟说包子这里有可爱的团子,就想来偷一个走。

熊梓淇一眼就看到彭彭团了,他左右看了看,看没有人就把彭彭团放怀里带走了,彭彭团没有挣扎,因为他觉得熊梓淇可帅了,比包子帅一百遍,他以后要跟着熊梓淇,不要包子了。就这样,彭彭团跟着熊梓淇回家了。

包子发现彭彭团也不见了,他一个团子都没有了,他想去找他的团子们,可是他的饭店因为卖了熊梓淇的假酒被查封了,包子没有钱了,他没有办法去找团子们了,只能回原来那个小房子里一个人度过余生了。